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红旭 > 从日韩经验看中国房价未来走向

从日韩经验看中国房价未来走向

文 | 易居研究院

 
人口因素是影响住房市场的最基本变量。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长期看人口”是一致的共识,人口的增长、结构的变迁,都会对住房供需及整个市场产生影响。中日韩三国同为东亚国家,在传统文化和住房观念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且日本和韩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城市化率都处于世界前列,研究日本和韩国的人口变化与住房市场的关系,这有助于研判我国人口与住房市场发展的规律。我们为此做了一个系列研究,本期是系列四。
 
日韩人口、城市化发展和住房的关系对中国的启示
 
1、中日韩三国人口、城市化率和住房建设比较
 
通过比较中日韩三国的人口和住房建设量数据,我们发现,我国的人口发展与韩国较为接近,均已出现劳动年龄人口拐点,还未出现总人口拐点,日本的人口拐点则要领先中韩20年左右。日本和韩国分别于1997年和2016年出现住房建设量的拐点,而我国还未出现。
日本和韩国分别于1975年和1995年进入城市化稳定期,住房建设量也分别于1974年和1991年进入稳定期。目前公布的2018年中国城镇化率为59.6%,但统计上的城镇人口为在城镇居住时间超过6个月以上的人口,这对于流动人口可能不能有效反映。因此也有一些专家和学者提出我国城镇化率可能被低估10个百分点左右的质疑。从城市化和住房建设来看,日本均要领先韩国20年左右,韩国大概领先中国20-30年。
从中日韩三国的住房建设阶段来看,日本和韩国在快速增长期后都经历了20年左右的高位盘整期。我国2012年开始进入高位盘整期,从两国经验来看,我国的住房建设量还有望保持10年左右的高位。
 
从房价涨幅来看,进入中速上涨阶段后,日本的房价年均复合涨幅为6.1%,其中1986-1990年的泡沫时期房价年均上涨9.1%,在房价进入中速上涨后这样的涨幅显然是非理性有泡沫的,这也导致了泡沫破灭后日本房价近20年的连续下跌。反观韩国,进入中速上涨阶段后,近30年来房价年均复合涨幅仅为2.1%,基本没有泡沫,这也与政府的积极调控有关。中国2012年开始进入房价中速上涨阶段,到2018年的年均复合涨幅为7.9%,高于日本和韩国,这主要是我国刚进入这一阶段。这也意味着我国的房价涨幅肯定将放缓,预计长期来看,在整个中速上涨阶段,我国房价年均涨幅将介于韩国和日本之间。
2、住房建设量和人口的关系
 
从长周期来看,住房建设量与总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的发展趋势关联性很强。日本劳动年龄人口的拐点是1996年,住房新开工面积的拐点是1997年。韩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拐点是2017年,住宅竣工套数到目前为止的最高点是2015年,也有较大可能性会是历史高点。由此来看,日本和韩国的住房建设量拐点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拐点基本重合。
 
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在2013年达到峰值,但住房新开工面积2018年依然创历史新高,这是因为我国2018年城镇化率仅为59.6%,相比日韩等发达国家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住宅需求依然旺盛。但长期来看,未来劳动年龄人口将持续下降,住房总需求大概率也会回落。
 
3、住房建设量和城市化率的关系
 
日本1950-1975年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正好对应住房新开工面积快速增长的时期。1976-2000年,在城市化率达到75%后,日本城市化进入稳定阶段,这期间住房新开工面积也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城市化稳定阶段的后期,2000年后日本的住房新开工面积呈现震荡下降的趋势。
 
韩国1965-1990年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正好对应住宅竣工套数快速增长的时期,90年代初以来,韩国城市化速度开始放缓,1995年以后城市化率基本稳定,这期间住宅竣工套数也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期间随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而上下波动。
 
从日韩的经验来看,在进入城市化稳定阶段前,我国的住房建设规模还应当随着城市化率的提高而增长。但也应该注意到,我国与日韩城市化过程中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也存在着显著差异,这将对住房需求构成很大影响。
 
4、我国城市化过程中人口年龄结构变化与日韩的差异
 
从日本和韩国城市化发展和人口变化来看,城市化快速发展、经济高速增长与人口红利持续释放的时间是基本一致的。
 
50年代到70年代初,是日本工业化高潮时期,GDP年均增长接近10%,进入发达工业化国家行列。到1975年,日本城市化率达到75.7%,基本达到高潮,此后城市化进入稳定阶段。同时,这一时期也是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和购房适龄人口快速增长的阶段,这一阶段城市化发展曲线和人口发展曲线高度一致。
韩国经济60年代开始起步,70年代开始快速发展,城市化率从1960年的27.7%提高至1990年的73.8%,年均增长1.5个百分点,完成了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此后城市化进入稳定阶段。同时这一时期,韩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和购房适龄人口快速增长,这一阶段城市化发展曲线和人口发展曲线也是高度一致的。
中国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已于2013年达到峰值,25-49岁购房适龄人口也已于2015年达到峰值,我国人口发展曲线与城市化发展曲线已开始背离。这意味着在我国虽然仍处于城市化率高速发展阶段,但由于劳动年龄人口和购房适龄人口的减少,住房建设量难以像日韩一样随着城市化率提高而持续增加。不过中国在城市化进入稳定阶段之前,住房需求量依然会保持在相对高位。
5、从日韩经验看我国住房建设和房价的未来走向
 
从三国人口的发展来看,我国和韩国较为相似,落后日本大概20年左右。从日韩经验来看,劳动年龄人口的拐点和住房建设量的拐点基本接近。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拐点是2014年,这意味着我国总体的住房需求未来会持续下降。
 
从城市化率和住房建设的情况来看,日韩进入城市化稳定阶段的同时住房建设量也进入高位盘整期。
 
以日韩经验来借鉴中国,这里分两种情况讨论,情况一:中国城镇化率被低估10个百分点左右,即2018年城镇化率为70%左右;情况二:中国城镇化率未被低估,即2018年城镇化率为59.6%。
 
如果目前是情况一,则中国的城镇化快速增长阶段大概率即将走完,未来几年有可能将进入城镇化稳定阶段,叠加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出现拐点,我国住宅新开工面积大概率即将见顶,此后可能会慢慢震荡下滑。
 
如果目前是情况二,则中国城镇化率快速增长阶段还没走完。根据联合国的预测,我国城市化中期发展阶段将在2030年结束,届时的城镇化率为70%,此后进入城市化稳定阶段。考虑到我国人口发展与日韩城镇化同阶段的不同情况,住宅新开工面积在进入城镇化稳定阶段前还有望维持在相对高位,此后十年仍有希望创出新高。
 
从日韩经验来看,进入房价中速上涨期后,我国房价涨幅也将放缓,未来十年房价年均涨幅大概率将回到5%以内。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