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红旭 > 这650个城市会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吗

这650个城市会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吗

新华社北京12月25日电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
 
《意见》强调的此举的重要性:合理、公正、畅通、有序的社会性流动,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有力支撑,是社会和谐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
 
《意见》还提出:
 
坚持把稳定和扩大就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目标,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加强政策协调配合,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优化行政区划设置,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格局,拓宽城市间流动空间。
 
《意见》中,最重要一条,也是对房地产影响最大的一条是:
 
(四)以户籍制度和公共服务牵引区域流动。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稳妥有序探索推进门诊费用异地直接结算,提升就医费用报销便利程度。进一步发挥城镇化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作用,全面落实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推动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推动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向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较多的城镇倾斜。
 
今天,很多媒体都在强调“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这一条!
 
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这一说法,并非首次出现。
 
2019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指出,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不过,国家发改委的文件,相比中办国办的联合文件,可以说级别相差显著!
 
这就意味着,某些地方政府,在贯彻国家政策方面,面对中办国办的文件,当然会更卖力的落实了。
 
那么,具体来说,“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到底有哪些?
 
根据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 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大城市,100万以上3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大城市。通知指出,城区是指“市辖区和不设区的市,区、市政府驻地的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民委员会所辖区域和其他区域。”而市辖区内的农村地带,并不计入城区范畴。
 
根据住建部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结合各城市统计局公布的资料,统计梳理发现,有78座城市的城区人口规模达到或突破百万大关。城市分类如下:
 
超大城市3座:上海、北京、深圳;
 
特大城市7座:广州、重庆、天津、成都、南京、武汉、杭州;
 
Ⅰ型大城市11座:西安、沈阳、长沙、哈尔滨、苏州、昆明、郑州、济南、青岛、大连、长春;
 
Ⅱ型大城市57座:太原、石家庄、南昌、汕头、南宁、福州、无锡、合肥、乌鲁木齐、东莞、贵阳、洛阳、徐州、厦门、唐山、宁波、邯郸、兰州、临沂、淄博、常州、温州、烟台、保定、济宁、包头、呼和浩特、佛山、鞍山、淮安、抚顺、潍坊、吉林、柳州、南阳、西宁、赣州、盐城、大同、泸州、南通、衡阳、大庆、株洲、银川、襄阳、惠州、齐齐哈尔、海口、扬州、淮南、芜湖、遵义、自贡、泉州、绍兴、南充。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按《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数据:除了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天津、成都、南京、武汉、杭州、西安、沈阳、长沙、哈尔滨、苏州、昆明、郑州、济南、青岛、大连、长春等21个城市。其他650左右个城市,必须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统计局数据表明:截至2018年末,我国城市个数达到672个,其中,地级以上城市297个,县级市375个。
 
当然,很多城区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几年前就陆续全面取消的落户限购,60个左右的100万至300万Ⅱ型大城市,部分没有全面取消。
 
对于房地产而言,大家还应明白一点,有些城市基本面比较弱,即便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也不一定有很多人愿意落户。
 
比如,易居研究院几个月前,曾计算了一下城区100万人口以上的78个城市的2017年人口增速,结果如下表。
 
前面几个城市,行政区划调整,影响了增速。其他绝大部分城市的数据,都如实反映了他们吸引外来人口方面的能力!
 
其中,北京和上海人口下降,是有特殊情况的,主要是官方有意控制。
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影响城市的人口变化,那就是2017年以来城市之间的抢人大战!
 
2019年6月,易居研究院还专门研究了这个专题,分析了20个重点城市的抢人大战的成果差异。
 
从各地人才新政实施后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的增速来看,西安无疑是此次抢人大战的冠军,其2017年和2018年户籍人口增速分别达到了9.8%和9%,远高于2010-2016年的年均复合增速0.9%,也高于这两年的常住人口增速。
 
二线城市中,厦门和武汉的表现也很亮眼。厦门2017年和2018年户籍人口增速分别达到了5.2%和5%,高于2010-2016年的年均复合增长3.3%,以及近两年的常住人口增速。
 
武汉2017年和2018年户籍人口增速分别为2.4%和3.5%,而2010-2016年的年均复合增速为-0.1%,也高于近两年的常住人口增速。
 
此外,杭州、南京、成都、合肥、郑州、长沙等热点二线城市近两年的户籍人口增速也很快,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人才新政的实施和落户门槛的降低。
 
2019年至今为止,西安、南京、杭州、宁波、青岛等城市又发布了新的人才政策,预计2019年这些城市的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还将保持较大幅度的增长。
 
与京沪人口流出不同的是,同是一线城市的深圳和广州近两年人口还在大量流入,这也与人才政策不无关系。京沪虽然2018年也都发布了人才新政,但仅面对高端人才,而深圳和广州的人才新政则落户条件要宽松得多。
 
2017年4月,深圳取消高层次人才及其配偶入户的年龄限制,并且大专学历也能直接落户,当年户籍人口增速就达到了13.1%,远高于常住人口增速5.2%,2018年继续保持4.6%的高增速。广州2017年和2018年户籍人口增速分别为3.1%和3.3%,高于2010-2016年的年均复合增速1.3%。进入2019年,广州和深圳又相继发布了落户新政,预计2019年两城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还将保持较快增长。
 
由于新落户的人口以青年人才居多,人才新政除了为城市带来大量新增人口外,还优化了城市的人口结构。以西安为例,截至2018年12月7日,户籍人口和流动人口的平均年龄为37.39岁,比人才新政实施前年轻了1岁多。人口结构年轻化让城市更有活力,更具创新力,也为城市的未来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