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红旭 > 高层罕见要求“抑制资产泡沫”,暗指高房价

高层罕见要求“抑制资产泡沫”,暗指高房价

政纸局7月26日召开会议,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其中提出要全面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

 

这五大任务,是去年11月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这次会议继续重申和强调。但关键在于细化方向:要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推进五大重点任务,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大家注意:明确与房地产相关的是“去库存”,中央方针落实指向是: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这也就是说,去库存主要与有自住需求的“人”相结合,而不是与投资性购房需求的“钱”相结合!

 

上述这句表述,其实过去半年多,高层在多个场合,已有多次表述。而多数地方政府也确实已经出台措施,鼓励农民工买房。但难点在于,政府鼓励的地方,房价没起来,库存仍高;而政府没鼓励城市,房价却飞涨。可见,市场总是不愿听政府的话。

 

最为罕见和重要的提法是:在降成本的指向中提到: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抑制资产泡沫”,这一提法,在政纸局的新闻通发稿中,在老杨的记忆中,过去十几年,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更要须要注意:抑制资产泡沫,与防范资产泡沫,又有所不同。防范是还没出现泡沫,而抑制是暗含着资产泡沫已经出现!

 

哪类资产出现泡沫?此处没有明说。但可以根据两个逻辑进行推测:其一,放眼全球,资产泡沫其实主要指代两类,股市与楼市。当前中国股市低位盘整,没泡沫。而部分城市的房价经历罕见的暴涨后,应被高层内中认定为:泡沫出现!

 

其二,今年5月9日,人民日报采访了权威人士,讲了很多观点,其中包括:“不能也没必要用加杠杆的办法硬推经济增长。比如,一些国家曾长期实施刺激政策,积累了很大泡沫,结果在政策选择上,要么维持银根宽松任由物价飞涨,要么收紧银根使泡沫破裂!”

 

“无论是发展政策、改革政策还是社会政策,都要把控好“度”,既不过头,也防不及。即使方向正确、政策对路,一旦用力过猛,不但达不到预期目的,还会酿成风险。比如,恢复房地产市场正常运行,去掉一些不合时宜的行政手段是必要的,但假如搞大力度刺激,必然制造泡沫,这个教训必须汲取。”

 

根据上述两个逻辑,老杨推断出:高层所谓的“抑制资产泡沫”,就是指代当前部分城市房价地价暴涨之后所形成的房地产泡沫!

 

不过,也应看到一点,虽然高层会议首次公开提出“抑制资产泡沫”,而且暗指房地产泡沫,但提法比较“委婉”:没有从防范金融风险、保障民生角度,而是从“降成本”的角度: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由此可以推测:高层只是想警示部分城市房地产过热,而并非将其视为危害国民经济和社会的“严重问题”!

 

根据老杨对中国楼市的长期研究,一直认为近些年全国楼市总体基本无泡沫,现在仍持这一观点。

 

但就局部而言,一线城市、少数二线城市、部分大都市圈周边的三四五线城镇,过去一年房价涨幅过大,史上罕见!中长期来看算不上泡沫,未来多年,这些城市的房价还会再创新高;但就短期而言,确实出现一定程度的泡沫。

 

那么,接下来会怎样?那些房价暴涨的城市,会陆续收紧政策!但是,全国多数地区,仍需要继续去库存,很多地区的政府还会进一步放松。中国楼市冰火两重天,这让政策左右为难。

 

因城施策,说说方便,但效果不宜高估。因为最重要的货币政策与流动性,未来一年,基调仍然宽松。资金如水,无疆无界,到处乱蹿。


另外,一二三线城市之间的楼市情绪,也会相互感染与影响。要想推动三四线去库存,则一二线不宜快速降温。


看官们,是不是有点晕。哈哈。


未来一年,中国楼市,大戏继续演!



[杨红旭论楼市]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1、杨红旭楼市研究。2、购房研练社]

【咨询或偷听干货,去“分答”找“杨红旭”】

推荐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