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红旭 > 在抱怨高房价之前,请先想想“二大爷”!

在抱怨高房价之前,请先想想“二大爷”!

2001年,吴敬琏先生曾经表示,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2014年,吴敬琏又对“赌场论”作补充:中国股市不仅很像一个赌场,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规矩的赌场,且属于一个有人可以看别人底牌的赌场。


2005年,老杨曾提出:经过1998年房改之后,中国房产市场已成为全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但是中国土地市场的供应端却由地方垄断。由于我国实行土地公有制,其中城镇实行国有制,由地方卖地,暂时无法改变,只要能规范地方“土地财政”、抑制他们高价卖地的冲动,就先凑合着吧。


2016年,老杨认为:中国土地市场的供应侧弊端仍未改善,同时在需求侧又惊现越来越多的“二大爷”。“需求侧二大爷”的定义:拥有国家资源、占据非市场化高点,却又高价抢地,且不以赚钱为目的,不受规范的制度与考核约束。


于是,中国民众万分惊诧的看到一幅奇观:地价非理性繁荣,已经被推高到天上去了!至于什么房企抢的地,为什么以没有天理的价格抢地,却没有部门关心!但民众担心的是:地价如此之高,远高过周边在售房价,未来房价不是更高吗,现在不去抢房,岂非傻蛋?


当然,这些善良的民众,有一点怎么也想不通:口号不是要稳定房价吗?“权威人士”不是在警示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泡沫吗?


其实,老杨也想问问相关部门。地价如此之高,房价怎么下跌?在抑制高房价之前,是否想过先清理一批“二大爷”?


在抱怨高房价之前,请先想想“二大爷”!


今天中午,老杨与某中型民营上市公司老总吃饭聊天。我问:今天上海有土地拍卖,你们怎么没去参加?他苦笑:没必要凑这热闹,去了也抢不到呀,能抢到的楼面价,打破脑袋也算不清:未来怎么能赚钱。


什么是市场经济?就是在公平公开公正的条件与制度环境下,各类市场主体参与竞争,通过价格机制,合理调配资源。也就是13届三中全会所谓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如果参与土地拍卖的开发商,都是些完善的政策制度下的现代企业,都是些追求正常的商业利润的开发商,那么北上广深南厦苏合的地价就是被拍到100万一平米,也无可厚非。只能说砸钱的老板,是个神经病!


而如果在拍地过程中,多数房企都在精打细算,为了以后能赚到钱,或者说不亏钱而设定最高投标价,此时现场却有少数房企,却根本不计成本,不管能否赚钱,只有一句话:大爷有的是钱,你们甭想跟我争,这块地大爷吃定了!


这些大爷们,并非神经病,估计他们也是理性经济人,但他们却不必为决策失误而承担什么责任,而民企开发商拿错地,股东们损失的是真金白银。


这些大爷们凭着制度优势,融资成本只有三四个百分点,甚至零成本,而那些民营开发商却只能从市场上以5至10个百分点不等的利率融资。以后,这些大爷们如果不想玩了,退地也方便很多,因为他们与相关部门是亲戚关系!


2010年,在史无前例严格的调控房地产的时候,主管这些大爷的部门,曾出台政策,规定只有16位大爷可以玩房地产,其他都必须退出。


不久后,又有5位大爷搞到名额,挤了进来,于是21位大爷有资格。


再后来,此事没人管了,估计是没法管,只能放羊。


大爷们,终究还是大爷,不管是大大爷,还是二大爷。


未来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如果二大爷们越活越滋润,那么民企开发商只能越来越苦逼。


在高地价背景之下,不必奢谈抑制高房价!



[杨红旭论楼市]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微信公众号:杨红旭楼市研究]

【VIP咨询加微信:ysunwoods】

推荐 3